信用湖北总站 | 信用中国 | 收藏我们

老收“白条”的“红老板”

信息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布日期:2017-08-01    【字体:

 1487618381088_1.jpg

  “红老板,我准备结婚呢,再给我借点钱吧。”阿布拉·居买克找到赵红光。

  “今天身上没现金,你过几天过来。”赵红光送走阿布拉,翻出一摞账本,一页页翻给记者看,有些是歪歪扭扭的汉字写的借条,有些是维吾尔语写的,有的甚至连签名都没有,只有一个红手印。“你看这个,除了借款金额4000元我认识,其他字我一个也认不得。”

  提起赵红光,新疆阿克苏市依干其乡无人不识。因为“写个条子就能借钱”,他们亲切地称他为“红老板”。

  “都是乡里乡亲的,也都是有实际困难的,就说阿布拉吧,去年就借钱说要结婚,结果弟弟却出了车祸,进医院一下子花了七八万。他是真的没办法。”

  赵红光帮人,不光借钱,还教技术。艾则麦提·艾尔肯有个患心脏病的妹妹,赵红光前前后后借给他20万。2011年,他又把艾则麦提招进了自己的多浪红果品农民专业合作社工作,教他果树种植技术。

  原本一句汉语不会讲的艾则麦提如今已经能说一口很流利的普通话了,还被人请去当了技术员,一个月六七千元的工资,“借的钱还了一半了,剩下的我边工作边还,‘汉族爸爸’从来没有催过我。”艾则麦提常说,没有赵红光帮忙,他不可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

  肉孜·阿布都如素力结婚的时候还住着破房子,2014年,赵红光给他盖起了新房子,又借钱给他买了翻斗车,现在他一年靠着翻斗车能赚个10万多。“我帮过的人大部分都脱贫了,只要他们肯努力,我就帮。”赵红光说。

  赵红光借出去的钱有多少,他没有仔细算过,但如果把帮过的人都叫过来,他的小院子都坐不下。“大概借出去有几百万了吧。乡下还是好人多,他们有钱了基本都会还。”

  为什么不计成本帮扶当地农民?“因为离开他们,我什么事情都干不成。”赵红光从河南到依干其乡尤喀克巴里当村30多年了,与当地老乡早已亲如一家。

  1994年,赵红光承包了村里一块荒废的苹果园,经过精心管理,5年后这个苹果园每年就给他带来了10万元的收入。通过承包逐步扩大果园面积,如今赵红光的果园已经发展到了上万亩,成了远近闻名的“林果大王”。

  看着乡亲们因为不懂技术,同样种果树却赚不来钱,2008年,赵红光成立了合作社,带领大家一起致富。“凡是加入合作社,从购买农资、修枝摘果、田间管理,到果品销售,我都包了。”现在,已经有300多户加入了合作社,果园面积达到2万多亩,果品销往内地并出口到东南亚国家。

  “乡亲们都信任我,很多果农把果子交给我,我也给他们打个白条,卖完了再结账。”多年建立起来的诚信也让赵红光省了一大笔收购资金。

  “果品卖得价格低,‘红老板’按说好的价格给乡亲们结账,售价高,他拿出钱给合作社农户返利,把东西交给他再放心不过了。”合作社成员玉山江·托合尼牙孜说。

  赵红光自己果园里人手不够的时候,乡亲们都会主动来帮忙。去年夏天,艾则麦提就带着自己的朋友帮“汉族爸爸”干了几天活,“拖拉机坏了我也过来修”。

  赵红光富裕了,可朴实的本色没有变,至今还用着一部旧的翻盖手机,“省下钱多给乡亲们办些实在事儿。”这些年,赵红光一直关照着村里的五保户,送生活必需品,节日慰问次次不落,“30多个五保户,去世的去世了,还有些被政府安排进了养老院,现在就剩一两户了,还要接着管。”

友情链接

湖北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湖北省信用信息中心承办  鄂ICP备08007400-14号

为更好的浏览体验,请使用IE8及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