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湖北总站 | 信用中国 | 收藏我们

信贷员周云虎:每天依靠支架上下班

信息来源:人民网     发布日期:2016-11-29    【字体:

W020161117340720001269.jpg

   

  这两天,在周云虎的办公桌旁,多了一副支架,再看周云虎的右脚,厚厚的纱布包裹下,仍然能看到脚踝处的红肿,这是他前两天到农户家中收贷款,不慎崴脚造成的。当时,他以为只是小伤,忍一忍就过去了,不料连着几天,右脚一直疼,只得到医院检查,医生告知其骨折,最好住院疗养,他考虑到社里人手紧,任务重,拒绝了。没过几天,脚已疼得不能走路,再次来到医院,医生要求他必须住院,不然脚上的伤很难恢复,他说:“那不行,我们社里就我一个信贷员,我住院了,这个月的工作怎么办……”于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只得叫他签下保证书,承诺以后如果留下后遗症,不能怪罪医院才同意其出院……由于脚伤不能走路,他便每天依靠支架上下班。  

 

  周云虎曾是西藏军区56268部队的一名通信兵,复员后,在印江县杨柳乡信用社做临时工。不久,在洋溪区的新阳村担任村支书。1999年,正式成为洋溪信用社信贷员。2002年,调入杨柳信用社工作。  

  那时,杨柳信用社存贷款规模不大,加之所处的杨柳乡金融生态环境很不好,群众诚信意识不高,业务发展困难,就连发放一笔四五千块钱的贷款难度都很大。为此,周云虎一边和同事们想方设法抓服务、找储源,甚至为了一笔20万元的存款,从城区信用社扛了两麻袋角币回社,整整清理了三天;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和同事们以进村放电影的形式,反复宣传国家信用政策和信用社惠农举措,扭转群众诚信意识。在周云虎和同事们的努力下,杨柳乡在2008年被成功打造成铜仁市首家“农村金融信用乡”。  

  因人员配置紧张,周云虎是社里唯一的信贷员,全社6200多万元的贷款余额,由他负责清收;每年平均1200多户的贷款户信息,由他一人负责搜集和录入电脑。记得刚开始使用电脑时,不会打字,他便向懂电脑的人请教、反复练习,如今,他已能熟练地用电脑处理每一笔贷款业务。  

  随着业务的发展,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每天报表出来后,周云虎都会先查看全社的任务进度,分析与其他信用社的差距,提醒社主任要注意的问题。他说:“信用社的工作,压力真的很大,存款、贷款、利息以及不良贷款各种业务指标,逼得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才能完成任务,经常琢磨得觉都睡不着。”令他记忆犹新的是2013年,全县农信社存款任务特别艰巨,资金组织困难,凭着军人的韧性和血性,他没有退缩,主动帮助社主任出主意,找客户,外出拉存款,一个人承担了全社1/3的存款任务,最终,不负众望,在很多信用社完不成计划任务的情况下,杨柳信用社几乎每个月完成任务,并提前3个月完成全年任务。到目前为止,杨柳信用社存款余额已达到7000多万,比2002年增加了30多倍。  

  因工作突出,周云虎多次被评为联社先进个人、“六先”共产党员,还被评为全省农信系统“最美信合人”。面对荣誉,他没有骄傲,只是尽心尽力的做好本职工作,同事们都说他是社里的“主心骨”,有事习惯先找他商量;历任社主任特别信赖他,凡是社里大小事务的安排会先征求他的意见,甚至全权委托他负责。找他贷款的农户,很多都成了他的朋友。茶山村有个客户,大专毕业,没找到工作, 2014年找他贷了10万元钱做点小工程,现在工程做得还可以,不仅还清了贷款,还把账上的盈余存到了杨柳信用社,逢年过节也会打电话给他问个好;还有茶山村的张松华,叫家属来把剩余的1万元贷款还了,却宁愿把存折密码告诉他也不让家属知道;进村收贷,常会有热心的农户打电话邀请他到家做客,而他总会事先买好酒菜,和大家一起煮个“大餐”,聊聊天。  

  当然,也有人不喜欢他。茶山村的彭大军,40多岁,没结婚,没工作,找了周云虎十多次要借10万元贷款。周云虎告诉他不符合条件,他不依,还抡起拳头要打周云虎,周云虎没有生气,给他讲道理,最终平息了这场纠纷。  

  还有杨家寨的朱大强,在信用户评级时,给他评级授信了2000元,他逢人就宣传,让大家到信用社贷款,借了不用还。周云虎听说后,赶紧找到他,要求他及时归还贷款,如今,贷款还清了,朱大强和他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社主任王跃明说,“周云虎”三个字是杨柳信用社的招牌,不管认识不认识,首先要找的都是周云虎。为此,前段时间还发生了一段插曲。白虎嘴村一罗姓农户,要贷五万元钱修房,因还款来源有问题,本人又好吃懒做,来了四五次都没贷成功,负责解释的就是社主任王跃明,周云虎刚巧不在,可他只知道周云虎,就跑到联社举报周云虎……  

  都说群众工作难做,回想工作以来的种种,周云虎感慨万千。不知不觉,周云虎已在杨柳信用社工作了14个年头,大家都劝周云虎和领导说说情,调到县城或离县城近一点的地方上班,周云虎拒绝了。因为对杨柳这个地方感情太深,这里寄托了他工作以来的所有喜怒哀乐,有他深爱的父老乡亲,是他的家,他舍不得离开。  

  “这些年,全靠家属的支持,她从没有任何抱怨,让我能安心工作。我最大的愧疚是我的两个崽崽,一个读高三,一个读初三,家属在印江租房照看他们,我从没好好陪过他们,只是偶尔到印江开会或办事情顺道看看他们。尽管如此,我在家待着也是心毛意乱的,毕竟单位有一大摊子事等着我。” 面孔黝黑,有着军人经历的周云虎就这样轻轻地叙述着,眼眶微红,语带哽咽,说话间,他抽了张纸,拭了拭眼角,旋即又抬起头,眼神坚定地望着对面,似乎是说给妻子听,更像是做保证:“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得先把工作完成了,不然,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领导信任……”

友情链接

湖北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湖北省信用信息中心承办  鄂ICP备08007400-14号

为更好的浏览体验,请使用IE8及以上版本